時間は一瞬、出会いは一生。
写文的。杂食w
头像是@赤天红雨 萌萌哒叶神^^

【盗墓笔记】盗墓铁三角日常

旧文。

前段时间看到三叔微博上写的铁三角,

就突然挺怀念的,一直想放上来结果拖到了今天(。

分三段,其实是分开写的,可是看成一篇,也可以算作无关的三段。

——

01、

事情发生在我们从西王母古城回来之后,我和胖子将小哥送到了北京大学第一医院,胖子说有他在北京也能对小哥有所照顾,我一个人回到了杭州找了些长沙的人继续打听小哥的事。两个星期后,胖子联系我说小哥出院了,于是我整理行装去北京找他们会合,毕竟小哥现在这个情况,接下来要怎么做也得商量一下。

到了北京见到他们,小哥的情况还是没有什么转变,胖子说按照医生的话这是精神受到了刺激,如果要是再受到点别的刺激说不定就能以毒攻毒恢复正常,当然我觉得这话不像是医生说的倒像胖子胡诌出来的。不过,现在对于小哥的情况我们还真的是束手无措,如果真能让他再受点刺激恢复过来就好了,但这也是不可能的事。

既然已经来到了北京,在想出下一步对策之前,我就暂时在胖子家住下了,自然出院之后的小哥也住在了胖子家。小哥睡在了客房,于是我准备就在客厅随便折腾一下。和胖子一起看了会电视,期间看到小哥推开门走出来一次,之后再没了动静。时间也有点晚了,我和胖子说了声,去洗个了澡准备睡觉。走出浴室的时候,胖子已经关了电视,整间房间顿时安静了下来,我听到了窗外的一只猫的叫声,看了眼正在喝水的胖子,“你们小区晚上挺热闹的嘛,你听这猫叫得多欢腾。”我说。

“可不是我说什么,前几天我都没听见猫叫,这猫可是你和小哥来了之后才叫的,欢迎你们呢吧。”胖子打着哈哈走进卧室去睡了。

我也没想什么,这只猫的叫声一直持续了很久,直到我睡着。

结果第二天晚上,当房间里安静下来之后,我们又听到了一模一样的猫叫声,这次小哥也在客厅,听到我们在说猫的时候,他看了我们一眼但一向眼神淡淡的没什么反应。

第三天,当我关掉了电视,耳边再次传来猫叫声的时候,胖子似有点不耐烦的样子,“靠,还没走呢这猫,敢情看上老子了。”

“哟,胖子你能被只猫看上这也是你的福气。”因为也不是对睡眠有什么影响,所以我倒并不介意。

“长得肥一点的话老子还能看上它做个猫肉火锅。”

“胖子你……”

正在说话之间,本来坐在客厅沙发上的小哥突然站起来推开门,我和胖子一脸诧异,“哎,小哥这么晚了你去哪?”胖子开口问道。

“抓猫。”小哥顿了顿,竟然回答了我们,说着便走了出去。

我转头看了一眼胖子,胖子也是一副“我没听错吧”的样子,我们还愣着呢,小哥就速度地回来了,手上抓着一只猫。他淡淡地扫了我一眼,径直走向胖子,把猫往胖子面前一递。

胖子完全没反应过来,“啊?”了一声,“小哥你这是要干吗?”

“挺肥的。”小哥对胖子说,然后没理胖子的反应,放下猫,就转身走进客房去了。

“哎哟,胖子,小哥听你说要做猫肉火锅还去帮你抓猫呢,你什么时候把小哥培训得这么好了。”我看着胖子一脸哭笑不得忍不住想笑。

胖子瞪着趴在地上叫个不停的猫,“靠,再叫老子可真把你做火锅了啊!”然后转头看我,“喂,天真,你有没有觉得小哥比以前温柔很多?”

“啊?那是因为他什么都不记得了吧……”

看似一片平和的日常生活,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我们都不愿意事情往我们不想看到的方向展开,但这似乎是注定的,一个局,网住了所有人。这早就不是小哥一个人的宿命,这或许是我们三个人的宿命吧。

——

02、

我在胖子家已经住了好几天,八月炎热的天气总让人烦躁不堪,调查小哥身世的事情也一直没有进展,之后该怎么做完全摸不着头脑。

这天胖子一反常态,兴冲冲地从外面回来,我还以为他找到了什么我们下一步该何去何从的突破口,结果他却拿出三张疑似游乐场门票的东西对着我挥。

“胖子,你在搞什么?你别告诉我你觉得带着小哥去游乐场会有助于他恢复记忆。”我推开胖子拿着票子的手,表示自己对这东西完全没兴趣。

“小天真你这话可就说错了,第一,这个不是游乐园的票子,胖爷怎么说也一把年纪了;第二,我这个要去的地方绝对对小哥恢复记忆有帮助。”胖子擦了擦脑门上的汗,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让我心生疑惑。

我伸手接过胖子手上的票子,其实真的就是和游乐园没啥区别的地方的门票,那是新开放迎客的鬼屋的招待券。“请问这个,你是想告诉我带着小哥去了鬼屋可以让小哥受到刺激想起来之前的事情么?”

我瞥了胖子一眼,一脸“您是在说笑吧”的表情让胖子立马就不满了起来。“我这不是觉得鬼屋的气氛和墓里挺像的么,我这一心为小哥考虑呢。再说了,白拿的票子不去白不去!”

我立刻明白其实胖子说了那么多,这最后一句话才是重点吧,什么为了小哥全部都是说着好听罢了。

第二天,一大早胖子就把我拽了起来,准备去那个鬼屋,不知道他和小哥说了什么小哥竟然什么都没说就一起去了,我想大约胖子也是说了那套能恢复记忆的理论。

新开的鬼屋没有什么人气,再加上我们三个去的时间太早,于是进去的时候整个鬼屋就我们三个人而已。这个鬼屋用了很多现代化的灯光效果,气氛很是到位,音效也算是做得不错,但由于都是假的机关和假人并没有真人参与其中,这点就显得略有不足。当然,对于我们三个来说,就算是有真人参与其中,这种偏小孩子和小姑娘的地方还是没什么大意思。

“我就说这地方来了也没意义吧。”这鬼屋就笔直一条路,走了差不多十分钟我觉得快到头了,小哥一直跟在后边没任何反应,当然没反应才是最正常不过了。

胖子可能自己也觉得这地方挺没意思的,抓抓头,嘿嘿笑了两声没搭腔。

这时小哥突然就停下了脚步,我和胖子走出去老远才发现小哥没有跟上来,于是回头去看,“小哥怎么了?”难道这里还真有什么地方唤起了小哥记忆?那还真神了。

胖子也紧张了起来,我们都把注意力集中到了小哥身上,小哥视线前方是一个道具棺材,此时棺材上的板正在缓缓被打开,小哥仿佛屏息看着那里。

然后,好像过了很久其实才过了几秒钟,棺材板被打开了,里面跳出来一具做得颇为搞笑的白骨,对着我们发出阴森的笑声。小哥看了白骨几秒钟,还是面无表情,然后越过我们往前走去。

“靠,这……小哥被耍了?”我看着小哥的背影,不确定地说。

“噗。”胖子忍不住笑出来,“哈哈哈哈……”

……

……

看着笔记本上自己写下的文字,我默默地把这两页撕了下来,这些与事件无关的日常也许没有人会有兴趣知道,但这些或许才是我们心里比事件本身更想记住的东西。谜题解开之后终会消散,终会忘记,或者是想去忘记,但这些微不足道的点滴,尽管可能没有太大意义,却是我一直不会忘记也不想忘记的。

——

03、

我合上笔记本,站起身的时候本子里滑落一张相片,我弯腰捡起了这张连我自己都忘记什么时候夹在笔记本里的相片。上面赫然是当初我和小哥还有胖子三个人在北京一个并不是景点的地方留下的合影。

我拿着相片脑海里浮现出当时的情景。那是在去过鬼屋之后的几天,胖子说一直闷在家里也没有意义,不如随意出去走走,不是说一定要想起什么,只当三个人散散心,或者这样比较容易想到之后的突破口,做人嘛,首先是要开心。

虽然胖子说话一直不靠谱的样子,但他的理论往往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很正确。于是,在这八月的酷暑,我们在北京街头没什么目的地转悠着,胖子像导游一样,即使没有去任何有名的景点,他还是滔滔不绝地给我们说着北京的种种。

小哥不可能搭腔,于是我陪着胖子瞎扯,最后兴致也起来了竟然觉得出来走走还算不错。突然胖子说要买点什么东西,让我和小哥在原地等他两分钟,我和小哥便站在那个类似中心广场的地方等他。不一会胖子就回来了,还拉着一个陌生的年轻人。

“这是……”我一脸疑惑。

胖子完全没有理我,跟那年轻人说让他给我们照个相,我都不知道原来胖子那个包里还放着相机。胖子把相机塞给了那个年轻人,然后向我们走过来,一把勾住我的脖子道:“怎么样,我们哥们还没一起照过相呢,来一张!”

“胖子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娘们了,三个大爷们的拍什么照啊。”尽管嘴上不愿意,但我心里却想着一起经历了这么多事情的我们,若是有一张合影倒也是不错的。

小哥明显对拍照这事并没有兴趣,看了拿着相机准备拍的年轻人一眼准备走开,“小哥……”我开口叫住了他,他停下来看着我,这时那个年轻人喊道“拍了哦!”

我和小哥条件反射往声音的来源看了过去,快门就在这时被按了下去,所以我现在手里拿着的这张相片拍得还算是不错的样子。

我笑了下,把相片依旧夹回到笔记本里,现在看到这张相片真是非常感慨,不知道当初是不是胖子有心或是预料到了现在的结果,才特意留下了这一张相片呢。


Fin。

评论
热度(5)
 

© 汐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