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は一瞬、出会いは一生。
写文的。杂食w
头像是@赤天红雨 萌萌哒叶神^^

【全职高手/韩张】典当03

民国paro。HE。

对于民国背景的设定以及当铺的流程等等请不要太当真。

——

时间在不经意间流淌,跨过了落叶纷飞的秋天,进入了显得漫长的寒冷冬季。

阳光灿烂照进了张家当铺的店堂,午后这样的阳光让人隐隐有点犯困。这一上午也没什么客人,张新杰处理完了当铺的事情,突然升起了想舞文弄墨的兴致。

对于张新杰来说在平日空闲的时间里能自己一个人静静地研墨写字,就是他最大的爱好了。当铺陷入危机到如今安定下来,这么长的时间里他都完全没有动过研墨的念头,今日却突然起了这个心思。

他翻箱倒柜找出了一方被保存得很好的砚台,加入适量的清水推动墨锭开始研墨,他很有耐心缓缓地推动墨锭在砚台上垂直打着圈,反复研磨。

砚台和墨锭都是上好的,自然研磨出的墨汁细腻十分好用。笔尖沾上墨汁,在铺开的宣纸上挥笔而下,洋洋洒洒。

张新杰写字的时候很专注,以至于没发现有人从当铺门口走了进来,进来的人看到他全神贯注的模样也没有出声打扰,而是轻轻走到他的身侧看他写字。

一室静谧,直到张新杰落下最后一笔,他依然没有抬头端详着宣纸上墨汁未干的字迹,好似思绪已被扯向不知名的远方。

“字写得真好。”一声不吭在旁边站了很久的韩文清终于是开了口。

完全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张新杰至始至终都没发现韩文清就站在旁边,这时他出声着实吓了张新杰一跳。张新杰手里的笔一松没有握住直接掉在桌子上,飞溅而起的墨汁滴落到刚刚完成的那幅字上。

“呃……”张新杰看着刚刚完成就遭到飞来横祸的这幅字,脸上不由浮现出一丝惋惜的神色。

“吓到你了抱歉。”这样一幅在韩文清看来也非常不错的作品就在一瞬间因为他的原因毁了,他看看张新杰颇为遗憾的表情突然也觉得是挺可惜的。

“没事。”张新杰冲着韩文清摇摇头还笑了一下,“哪有客人进门都不知道,让你等了这么久还让你赔不是的道理。”

“这个砚台倒是挺特别的。”韩文清自然不会计较张新杰有没有及时招待他,拿出了这次他要典当的物品,然后看了眼桌上摆放着的那方砚台说道。

张新杰倒是很意外韩文清会对砚台感兴趣起来,这方砚台其实颇有一番来历,对他们张家来说更是一个非常特别的存在,所以韩文清对这砚台的赞赏不管是真是假都让张新杰感到有些高兴。

“这方砚台是我们张家一代代人传下来的,如今传到我的手里也不知道是第几代了,价值多少暂且不论,但真的是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东西。”他轻轻托起砚台,对韩文清说,这些事情他平时根本不会对外人说,然而对着韩文清他很轻易很自然地就说出了口。

韩文清点点头也没有再说什么,他的目光一转停留在张新杰的脸上,然后微微皱了皱眉伸出手抚上了张新杰的脸。他这动作来得突然,张新杰一愣条件反射就是往后退了一步,偏过头躲开了他的手。

“你……”那一瞬间张新杰是想说点什么的,他有些不能理解对方这样做的用意何在,但他才说了一个字就被对方打断了。

“脸上沾了墨汁。”韩文清对张新杰躲开他的反应倒是也没在意,解释了一句,他伸出去的手也没收回来,还是想帮张新杰把脸上沾上的墨汁擦掉的意思。

听到解释的张新杰又是一愣,这次他倒是没有再躲,只是任由韩文清把他脸上的墨汁擦干净。两人之间难得靠得那么近,张新杰一抬眼就撞进韩文清一片温和的眼神中,不由微微出了神。

直到有客人从门口走了进来,张新杰听到响声才猛然回过了神,韩文清也连忙把手收了回来还别开了眼。张新杰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竟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咳嗽了一声招呼起进来的客人来转移注意力。

看到张新杰开始忙碌起来,这次韩文清倒也没有离开,一直坐在他经常喝茶的位子上,并且给自己倒了杯茶,张新杰见韩文清好像悠然自得的样子便专心接待客人,鉴别这位客人带来要典当的物品,没有再分心顾忌韩文清这边了。

这天下午当铺的生意还不错,一个客人接着一个客人,来了好几拨,处理完最后一笔生意,等客人离开的时候,张家当铺也到了要打烊的时辰了。

终于空闲下来的张新杰回头一看才发现韩文清已经靠在椅子上睡着了,这整整一个下午韩文清都没有离开。张新杰都不知道他到底睡了多久,心里浮现一丝愧疚,于是立刻站起身来找了一件自己的外套盖在韩文清身上,他自己也顺势在一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韩文清也没有被惊醒,似乎睡得还挺沉的。睡着的韩文清表情也比平时柔和,少了那一份不怒而威的气势。张新杰静静地坐在韩文清身边端详着他的睡颜,他的脸上带着些疲惫,虽然仍不知道这个人究竟是做什么的哪里来的这么多藏品,但此时张新杰心里想的是,韩文清一定是个很好的人。

所以当几天后,那个脸上带着刀疤的人带领着几个凶神恶煞的壮汉冲进张家当铺,声称要找韩文清的时候,张新杰一点都没有怀疑韩文清和他们是一伙的,他的直觉告诉他,韩文清出了什么事。


-TBC-



评论
热度(19)
 

© 汐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