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は一瞬、出会いは一生。
写文的。杂食w
头像是@赤天红雨 萌萌哒叶神^^

【全职高手/韩张】典当05

民国paro。HE。

对于民国背景的设定以及当铺的流程等等请不要太当真w

——

这突然被道出的真相如此不合情理出人意料,就算是张新杰也克制不住内心情绪的波动,他尽力维持的平静表情也终于是被撕裂。

“我不知道……”张新杰艰难地挤出几个字,他听到自己发出的声音干涩简直就不像是自己的声音,看到面前的刀疤男脸上终于浮出满意的笑意,他知道自己的反应正中对方下怀,他拼命地压下心里的一片混乱,用力深吸了一口气,再开口声音已经基本恢复正常,“我不知道客人的藏品的来历,我也不关心这些。”

“是么?”刀疤男看张新杰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又恢复冷静,也是挑了挑眉表示惊讶,“那你想不想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做?”

“和我无关。”

“难道你不觉得韩文清这样做的理由只有一个就是他看上你了么?”刀疤男的目光在张新杰清秀的脸上转了一圈又一圈,这目光里露骨的意味张新杰自然是看得懂,当刀疤男再次伸手即将触碰到他的脸时,张新杰“啪”地一下打掉了他的手,并且冷冷地看着对方,眼神里没有一丝惧色。

“哟,胆子倒是挺大的,我是不是该说不愧是韩文清看上的人。”刀疤男出乎意料地也没有动怒,反倒是向后退了一步,不再把注意力放在张新杰身上,而是转身望向他们进店时张新杰站正对着大门口的柜台的方向,并且走了过去。

“该说的也都说了,这里确实没有你们要找的人,各位也差不多该请回了吧。”张新杰这话说得客客气气,避开砸店的事情完全没有提,他知道以一人之力和这些人硬来没什么好处,他也没去期待什么韩文清会突然出现解救这里的危机,不如说韩文清不出现才是最好的。刚才刀疤男嘴里说的所谓的事实他稍微冷静了点之后便是觉得不知道有几分是真几分是假,那一刹实在是措不及防才为之动摇。他现在最不能失了的就是冷静和思考的能力,心里的不安其实在扩大,但他知道自己不能表现出一点点的退缩。

“别急啊。”刀疤男回头看了张新杰一眼,脚步仍然往柜台的方向走去。

柜台这边是唯一没有被刚才那一阵乱砸所波及的地方,也因为柜台上本身就没有摆放什么很显眼的东西。但是当刀疤男走到了柜台后面,伸手去拨弄柜台上摆放的纸笔等物品时,张新杰的脸色变了。

刀疤男果然如张新杰预料的一样,把目光集中在了柜台上那一方张新杰之前在使用的砚台上,他拿起砚台的同时回头看向张新杰,张新杰终于失了平静的表情让他脸上浮现得逞的笑意。

张新杰终于按捺不住心里的焦急,他朝着柜台的方向跑过去,根本不去管是不是仅凭他一己之力根本不可能夺得回来这个砚台。店里什么东西都可以没有,唯独这个砚台不一样,唯独这个砚台对于他来说,对于他们张家来说是绝对不可以失去有的。虽然当铺里这些东西被砸他自然也心疼,损失多少他也心里有数,但店堂里摆放的那些东西基本都是死当的藏品不会有客人来赎回,不管怎么说至少张家当铺的信誉可以保住,再加上价值很高的珍品自然也不会摆放在店堂里,早就收到了更妥当的地方去了。

刀疤男见张新杰不顾一切地冲了上来,往门口的方向退了几步,砚台被他牢牢地抓在手里,也没有要将它摔碎的动作,“别来抢,来抢我就摔了。”他举起砚台对着扑过来的张新杰扬了扬手,在看到张新杰的脚步顿了顿的时候继续说,“我也不为难你,让韩文清来找我们,他来了我就把这个给他。”

张新杰的脚步止住了,站在原地没说话,他知道到了这个时候就算他再主张自己不认识韩文清也没用,但是硬抢也完全没有胜算,他刚才的举动已经彻底将这个砚台有多重要给说了出来,实在是太失策了。

“西街的赵府。你这样跟他说,他就知道了。”刀疤男说完这一句,便招呼其他几个人向门口走去,也没有再看张新杰一眼,走到门口他似乎在自言自语又说道,“韩文清在拍卖会上做的那些事得罪了赵家上面的人,他还想过太平日子么,呵呵。”


-TBC-

评论
热度(17)
 

© 汐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