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は一瞬、出会いは一生。
写文的。杂食w
头像是@赤天红雨 萌萌哒叶神^^

【全职高手/钟楼】风筝与线

CP:钟少X楼冠宁

原作向。HE。私设有。

百粉点文。 @赤天紅雨 的点文。

第一次写这个CP,也基本没看过相关的文,只是借着百粉点文写一下这对虽然很冷但是也很有爱的CP。这次不逗比了我要走回抒情路线w

——

在叶修唐柔等人离开后,楼冠宁的酒会终于恢复平静,虽然此时的会所里依然有不少人在议论刚才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展开,但更多人也已经适时地把视线转回到了这场酒会的主人身上。整场酒会结束自然已经很晚了,也喝了点酒的楼冠宁却让自家司机先回去说要一个人走走,和义斩的众人道了别,楼冠宁从会所离开,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起了一个人走走的念头,他想也许是因为刚才那一连串的突发事件,他想又或许只是因为叶修刚才的那首野蜂飞舞。

沿着大路往回家的方向走,酒会的一幕幕不自觉地浮现在脑海。组建战队,被人质疑早已不是第一次了,就连在前不久自己家里举办的酒会上,也有人提到了他组建战队进入荣耀职业联盟参加比赛的事情。

楼家对他一直秉承着放养的态度,组建战队进入职业圈也可以算是一种投资,自家的人并没有提出过太多异议,但谈起时也没有太多支持的意思。

电竞这一行,在太多人眼里看来就是不务正业打游戏,没有出息没有什么前途,就算进入职业圈又怎么样,在不了解的人看起来也不过就是……游戏打得好一点罢了。

除了一起在荣耀里打拼的义斩四人之外,对楼冠宁组建战队进入职业圈一直保持着关注,并且这份关注的热情一直没有减退的人大概也只有他那位发小损友钟少了。钟少这三天两头找各种荣耀高手来挑战义斩的各位,这种孜孜不倦的热情随着时间的推移竟然还不减反增,就连孙哲平这样的退役职业选手都能被他拉来义斩,钟少在这件事上花得功夫和心思想必也是不少。

只是啊,钟少其实对荣耀这个游戏并没有多大了解,也没有什么兴趣。这么大费周章是为了什么,其实楼冠宁心里不是不清楚的。

那天,在楼家的酒会上,有人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提到了楼冠宁组建战队的事情,带着玩笑的口气,楼家的长辈们也没有当回事,还拿这事开起了楼冠宁的玩笑,说着冠宁再这样天天打游戏都要没女孩子喜欢了什么的。

然后大家也跟着纷纷应和和打趣起来,其实都是玩笑话,大家都懂,场面上的玩笑话就跟走过场,里面连一分的认真都没有。

不过,倒是有人当了真。当时钟少站起来说的那句,有什么不好的,女孩子不喜欢我喜欢。当然也是开玩笑的语气,说完还搂过楼冠宁的肩膀,一副要大家看看我们两个的关系有多好的样子。

在场的人都哈哈一笑,调侃的继续调侃,说笑的继续说笑。

钟少的这句话大概也没有人当真,除了楼冠宁。

钟少搂过他的肩膀,两个人之间的距离突然变得很近,虽然从小一起长大连同睡一张床也是经常有的事,搂一下抱一下的玩笑也开过无数次。只是,不一样,楼冠宁知道不一样。不是玩笑,在场的人大概只有楼冠宁知道这句话并不是个玩笑。他清清楚楚地看到当时钟少眼里的认真,怎么可能只是个玩笑。

当着那么多人面的告白,看似随便的告白,也就只有他钟少能做的出来吧,也就只有他楼冠宁能把这事当真吧。

沿着大路不知道走了多久的楼冠宁被口袋里的手机铃声打断了思绪,接起电话听到那边钟少熟悉的声音,“在哪呢?”

“回家路上。”楼冠宁答。

电话那头似乎是笑了下,接着钟少又开口带着一点点调侃的语气,“大半夜的叫司机回去自己散步?老楼你真是好兴致。”

“你怎么知道?”夜里路上没有什么人,周围很安静,安静得仿佛手机听筒对面那个人的呼吸都能够听到,很平常的几句话却好像让两个人之间的距离瞬间变得很近,很近。

可能只有在这个人面前才能卸下所有的一切,随意平常,什么都不用想。

“小北他们说的。”电话里钟少的话音刚落,楼冠宁就听到身后有汽车驶近的声音,他转过身就被车前灯的光芒给闪瞎了眼睛。

是钟少的车,楼冠宁伸手挡在眼前,就看到车子在自己面前稳稳停下,车窗被打开然后那个熟悉的身影探出头来,朝着楼冠宁这边挥了挥手。

“上车。”

“你怎么来了?合同谈完了?”看到钟少出现在这里,楼冠宁还是有点意外的,他走了过去,拉开车门坐到了很熟悉的副驾驶座的位置上。

“嗯。”钟少点点头发动了汽车,“听小北他们这么一说,我怕楼大少爷醉倒在路边,这不是来接人了么。”他侧过头对坐在身边的楼冠宁说道,唇边是显得他心情非常好的笑意。

“哪会醉倒在路边。”

“这也说不准。”

没太多营养的对话没持续多久,坐上了车的楼冠宁在车厢内温暖的空气包围之中还真的是觉得有点累有点困意,和钟少打了声招呼便闭上了眼睛,反正不用担心身边的这个人一定能把他送到家里,至于是送到谁的家里……这个其实也没多大差别。

睡得迷迷糊糊的楼冠宁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一段过去的记忆,那是他们两个人还小的时候。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他们两个人一起到郊外去游玩,看到天上有风筝飞得很高很高。年幼的楼冠宁兴奋地看着那个风筝说能飞得那么高真是太棒了。

结果一边的钟少却说,那是个断了线的风筝。风筝的线断了,所以才能飞得那么高。当时的楼冠宁还说没有线拴住的风筝多好,可以无所顾忌飞得那么那么高。

而钟少倒是一脸的不赞同,还给楼冠宁拨了冷水,说断了线的风筝最后的结局其实并不美好。那时候他们两人似乎还因为这个事吵了一架。

不知道为什么竟然会想起那么遥远的事情,然而现在的楼冠宁早就懂了当时钟少没能表达出的东西。就像不管他跑得多远,哪怕是跑到了荣耀职业圈这个对于很多人来说陌生不了解的世界里,但只要身边有个人能支持他,能无论怎么样都站在他这一边,就像握住他这个风筝的线一般,他才觉得可以走得更远更远。

而钟少,就是握住他这个风筝线的人。

而他,愿意被钟少握着这根拴住他的线。


-Fin-

评论
热度(45)
 

© 汐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