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は一瞬、出会いは一生。
写文的。杂食w
头像是@赤天红雨 萌萌哒叶神^^

【全职高手/喻魏】齿轮(下)

设定:半架空半原著向。上篇为架空。中下篇为原著向。私设有。HE。

给  @赤天紅雨 的生日贺文。小红太太生日快乐!

不知道这样……算不算谈感情成功了,最后的最后还是没有拉灯请轻拍!

——

下篇:

兴欣战队最终赢得了挑战赛的冠军,在无数人的期待和无数人的吐槽中,叶修带着他的兴欣战队重新杀回了荣耀职业联赛。

我回来了,叶修说。

是的,回来了。但是回来的不仅仅是叶修一个人。还有他,魏琛。


第十赛季。常规赛。终于碰上的蓝雨和兴欣。

H市,兴欣战队主场。

比赛前一天,兴欣战队众人还是一如既往地在兴欣网吧进行最后的准备。不过由于第二天就是比赛,所以叶修很早就结束了战术会议让大家早点回去休息,或者自己找点调整到最好状态的方式。

这一天蓝雨的队员照例来萧山体育馆踩点,检查硬件设备什么的。而在魏琛正准备跟着叶修他们出来转一圈散个步就回上林苑休息的时候,却在兴欣网吧的后门口被喻文州堵个正着。

“我有些事想和魏队说。”喻文州很有礼貌地开口,脸上带着一贯的温和笑容。但这微笑看在魏琛眼里这叫一个别有深意,图谋不轨,不怀好意。

“有什么事,就这么说呗。”尽管魏琛心里猜到这次复出,喻文州可能会找上门来翻一翻那陈年的老账,不过没想到这么快,不如说……没想到他还真的找上门来了。

“单独说。”别看喻文州一副笑眯眯的样子,但态度却很强硬。

叶修推了魏琛一把,说道:“老魏你在蓝雨的时候欠了文州钱了么这是?快去把私人问题解决,别把个人恩怨带到明天的比赛里来啊。”他转头还对着喻文州笑了笑,便是一副立刻把老魏卖了的架势。

等兴欣的人离开后,喻文州登堂入室走进了兴欣网吧,后门口是专门为兴欣战队出入方便而开辟的,并没有什么网吧闲杂人员会从这里进出。

关上了门,喻文州倚靠在兴欣网吧的门边,状似不经意地问了一句,“魏队,要不要,再打一个赌?”

“你小子怎么还想着打赌。”魏琛倒是真没想到,时隔多年再次见面喻文州的开场白竟然又是要打赌,这小子是玩上瘾了么。

“魏队这是不敢么?”喻文州挑了挑眉看过去。

“哪能呢。要赌什么尽管说。老夫可是十赌九赢好么。”魏琛一看他这态度,条件反射似的就和他杠上了,话说出来才发现,这不是又中了喻文州的激将法了么。

“魏队不记得那时候输……”

魏琛一听他要提当年的事情,便立马打断了他的话,“等等等,好汉不提当年勇,喻文州你这就不对了。”

“行。那这次,还和当年赌一样的成么?”被打断了想说的话,喻文州倒是没一丝不满,反而又是勾起嘴角笑了下。

不知道怎么的,魏琛总觉得他的笑容和说那句话的语气都……特别包容,怎么感觉像在哄着自己似的,不不不,这一定是他自己的错觉,他又不是什么小孩子做什么要哄着他!魏琛甩了甩头,想把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都给甩出去。

“成啊。”魏琛答道。

“如果这场比赛蓝雨赢了,那……”看到魏琛甩头的动作,喻文州像知道对方在想什么一样,唇边的笑意加深了。

“我们就在一起。”这次魏琛倒是抢着把这几个字给说了出来,心想不能每次这话都让对方给说了去啊。

“原来你都记得。”

“哪能不记得呢。”

“那,魏队这次敢不敢不跑了。”

“那要看你们蓝雨能不能赢下这场比赛了。”

“我们可是你带出来的后辈,自然不会辜负了你的教导。”他这自然是指的他和黄少天,蓝雨战队的王牌,剑与诅咒。

魏琛没有再说话,这些年过去,面前的喻文州也从一个少年长成了有着沉稳气质的青年,他已经从当年训练营里的吊车尾成为了如今蓝雨战队的队长,索克萨尔的继承者。他以为一切都变了,但对方竟然还清晰地记得那年的赌约,那年发生的一切,并且固执地还要将当年的赌约延续下去。那双眼睛里依然闪着当年练习赛结束之后魏琛所看到的复杂感情,仿若不曾放弃,不曾改变。

魏琛望着喻文州向他挥了挥手,推门离开兴欣网吧的背影,胸口突然就是一热,是被感动还是什么他自己也说不上来,只是觉得可能这个人是不一样的,和别人都不一样的吧。


——

常规赛第六轮。蓝雨对兴欣。最终赢的是蓝雨。

比赛结束之后,兴欣的备战室里,只剩下魏琛和……又找上门来要债的喻文州。

“我说,喻文州你小子真的不是在开玩笑么?”

“魏队看我哪里像在开玩笑了?这开玩笑也不会开了这么多年吧。”

“那我问你,你到底看上老夫哪了?”

“如果我说,哪都看上了呢?”

“我去,当时就不该每天都来陪你加练,结果陪着陪着就变成这样了啊。”

“当时魏队难道不是对我图谋不轨么?”

“什、你说什么呢。我那是不忍看一个大好的苗子就这么折在了手速问题上。”

“只是如此?”

诶?被这么一问,魏琛还真是愣住了,难道并不只是如此?如果只是因为这种原因他当时根本不会每天都去训练室,而且这陪练一当就当了将近半个月。难道,其实他本来就对喻文州那个啥……图谋不轨?这还真是……怎么会,当时他还只是个孩子呢。

见魏琛突然安静了不说话,喻文州向他走近了一步,将两人之间本来就很近的距离拉得更近,魏琛简直觉得他说话的鼻息都要喷在自己脸上了,“我觉得你不一样,你和别人都不一样。”

似曾相识的话语,却是完全不同的场景。

喻文州说完这句话自己也好像是愣了一下,曾几何时好像他也对魏琛说过同样的话,但是什么时候呢,明明他就完全不曾有机会对魏琛说出这样的话。

“喻文州你不要乱说话。”

电光火石,靠在一起的两人脑海中仿佛是闪现出很多不知名的记忆片断,但一瞬间之后,这两人大眼瞪小眼,却是一点都不记得方才脑中闪过的零星记忆。

好像这一切都发生过,但是又不曾真的发生过。

“魏队,我没有乱说话呢。”喻文州从那一刹那的恍惚间回过神再次开口,却不打算继续和魏琛在这些无关紧要的话题上扯下去。喜欢或者不喜欢,其实他心里早就有了定数,之所以会这么笃定,也是因为他从这次重逢伊始就看出来魏琛对他其实也不一样。从训练营开始,到现在,这段感情也是到了该让它明朗化的时候了吧。

魏琛看着喻文州这架势是要霸王硬上弓,想后退发现背后是一堵墙,既然都到了这一步,魏琛闭了闭眼,迎上了喻文州的吻。两个人唇舌相交,从浅尝即止变成了一场激烈的拥吻。放开了对方之后,两人的呼吸都有一些混乱。

喻文州看着近在咫尺的魏琛,突然又是一笑,笑容格外明朗,看得出来他心情很好的样子。

魏琛似乎也被他感染了笑容浮现在唇边,对刚才那个吻,他一点都不反感,甚至感觉非常好。至于是不是喜欢,大老爷们哪有小姑娘那么腻歪。

既然这么些年,你的执念一直都未曾改变,那老夫以后的时间用来陪你又未尝不可?俗话说,愿赌服输不是么。更何况,耍赖的机会他都已经用完了呢。


咯嗒一声,命运的齿轮早已在没有人察觉的时候就开始了悠然转动,兜兜转转,会遇到的那个人终究还是会遇上。


-End-


PS:一个生日贺文写了那么长,我也是蛮拼的= =


评论(3)
热度(19)
 

© 汐雾 | Powered by LOFTER